您当前位置 :首页 >> 科普万象>> 动植物>> 正文

丝瓜

时间:2018-01-03 [] 浏览次数:

  《本草纲目》载:“丝瓜,唐宋以前无闻,今南北皆有之,以为常蔬。”不过宋代杜本山写有一首咏丝瓜的小诗,其中两句曰:“数日雨晴秋草长,丝瓜延长瓦墙生。”

  丝瓜,春种,夏长,秋实。《本草》:“二月下种,生苗引蔓延树竹,或作棚架。其叶大如蜀葵而多丫尖,有细毛刺,取汁,可染绿。其茎有棱,六、七月开黄花,五出,微似胡瓜花,蕊瓣俱黄。”描述可称详尽。夏日里,丝瓜生长得很快,花儿也次第开着,但却少有果实结下。丝瓜花为喇叭状,嫩脆的黄色,花蕊多粉,无风自摇。立秋之后,丝瓜大变,瓜叶愈加郁茂,花儿开得强盛,不几天,嘟嘟噜噜的丝瓜就挂满了藤蔓。

  丝瓜是“瓜”吗?瓜,是可以生食的,丝瓜不能。查资料,丝瓜属“葫芦科”,当然就不是“瓜”了。昔年我居乡下,庭院中每年都会种植些丝瓜。丝瓜结瓜后,好长一段时间,我天天都能喝上“丝瓜汤”。做法极其简单:摘嫩丝瓜,去皮,去籽,切片。锅中加水,开锅后打入鸡蛋,可加入少许海米或扇贝。“丝瓜汤”的味道清鲜,极是本色自然。丝瓜亦可与红辣椒一起炒食,出锅后,红绿相间,色彩莹莹,悦目可口。

  老秋至,一场猛霜,丝瓜就会花凋叶枯。西风一吹,不几天连藤蔓也枯了。如果任枯干的丝瓜挂在藤蔓上,深冬雪夜岑寂,寒风一吹,室内能听见干丝瓜拍打墙壁的声响,别有一番苦寒萧索的滋味。古人如此描绘老枯的丝瓜:“老则大如杵,筋络缠纽如织成,经霜乃枯,涤釜器,故村人呼为洗锅罗瓜。”这样的描写极具情状。“筋络缠纽”有痛苦相,所以人多称“瘦而愁苦”的脸相为“丝瓜脸”,真是风趣。“涤釜器”是指干丝瓜瓤的用途,人们大多用它来刷洗锅碗。不过古人还发现丝瓜瓤别具一用:“涤砚磨洗,余渍皆尽而不损砚。”丝瓜进入文房,也算风雅。

  丝瓜是入得画的,白石老人喜欢画丝瓜,有一幅《丝瓜小鸡》图:丝瓜下垂,瓜下小鸡啄食,为其暮年所作,清癯瘦寒中,自存一份稚子之心。